國內心理咨詢師收入波動較大

心理咨詢不再能提供足夠的穩定收入,很多男性心理咨詢師紛紛轉行。

 

       美國心理咨詢師收入排行墊底,男性紛紛另謀高就

 

       不解決自己問題當不成咨詢師,只好在機構里打雜

 

       不少宣傳材料稱,心理咨詢師收入屬于中上階層,在美國每小時收入150美元,在中國平均每小時收費300元人民幣。在廣州的心理咨詢市場中,確實有一些名牌咨詢師,每次咨詢(50分鐘或一小時)收費達到600元、1000元甚至更多,而且來訪者還要排隊預約,可謂賺得“盆滿缽滿”。因此,心理咨詢被稱為“金領”職業。但是,也有大量心理咨詢師無法用這個行當來養活自己,收入甚至不如送快遞的工人。他們為什么進入這個領域?為了精神上的追求嗎?助人自助?

 

       心理學在美國淪為窮專業

 

       美國統計局近日發布一項大學專業與薪酬關系的研究,對心理學專業非常不利:心理咨詢師的平均年收入為2.9萬美元,位列收入最低的專業之一。相比之下,高收入的專業有石油工程(年薪12萬美元)、商務(年薪7.5萬美元)。

 

       盡管收入慘淡,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心理學教授羅納德·E·雷吉奧博士認為,人們堅持在這個行當中有下列4個原因:

 

       1.心理學雖然畢業后不能從事會計、石油工程等具體職業,但也是一個不錯的本科專業,能夠讓人很好地理解人類的行為,學習到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例如統計學的訓練就非常有用。學習扎實的心理學本科生可以從事商務、市場研究、項目評估等多種職業。

 

       2.心理學為深造打好基礎,本科生可以讀MBA、法律、人力資源、社會工作等專業的研究生。希望往這些方向發展的學生需要提前規劃,多選修相關專業的課程,根據研究生的招考要求做好準備,顯示出你對該領域有特別的興趣。

 

       3.你也可以在心理學的專業獲得成功。盡管很多心理學職業的平均收入水平比較低,但也有很多心理學家過著體面的生活,有些還十分富有,特別是在企業機構里工作的心理學家。對于任何專業,收入都是取決于你做得有多好。

 

       4.金錢之外的追求也不可忽略。雷吉奧遇到過很多拿著高薪但卻活得不快樂的人士,他們之中有不少人想做一些“有意義”的工作,或者希望在不同的領域幫助他人。因此他建議銀行家、律師、高管等從事心理學的工作。

 

       男性從心理咨詢中撤退

 

       美國還有報道指出,最近幾十年來男性大量離開心理咨詢這個行業,今天在心理咨詢專業獲得碩士學位的人之中,男性少于20%。美國洛杉磯臨床及法醫心理學家斯蒂芬·迪阿蒙博士分析,男性離開心理咨詢行業的原因有如下幾種。

 

       首先是經濟原因過去心理咨詢曾經是很賺錢的行業,但最近幾十年,心理咨詢范圍內的精神病學、臨床心理學、臨床型社工、婚姻家庭咨詢等專業越來越難以獲得良好的收入。對于男人而言,按照社會傳統要自立,要養家糊口,但私人開業的心理咨詢不再能提供足夠的穩定收入,難怪很多男性心理咨詢師紛紛轉行另謀高就。而很多女性不用獨立養家,或者在經濟上有配偶支持,經濟上的壓力相對較小,于是就留了下來。

 

       其次,臨床心理學失去了過去的風光。曾幾何時,臨床心理醫生是備受尊敬的專家,只有他們才能進行心理治療。到了今天,在美國能做心理治療的人很多,而心理醫生又不能像精神科醫生一樣能夠給病人開精神類的處方藥。僅僅在美國個別的州里,心理學博士在接受博士后訓練之后能擁有處方權。處方權讓精神科醫師保住了地位、權力和收入,因此在精神科醫師中男性流失不多。

 

       最后,在尋求心理咨詢的消費者中,女性比男性多,而很多女性現在也只想找女性的咨詢師,因此給男性咨詢師的業績造成明顯影響。

 

       國內咨詢師收入波動較大

 

       心理咨詢師陳文峰介紹,心理咨詢師在國內的收入情況比較復雜,在不同類型的機構和服務中差異較大。

 

       從事矯治性心理咨詢的人針對的是有心理障礙或者病理性的人格特點的“病人”,例如強迫癥、抑郁癥、焦慮癥、人格障礙等。目前廣州入門級咨詢師的咨詢費為每小時200元~300元,表面上不少,其實要和咨詢機構分成,如果機構名氣不大、客源不多的話,最后每月拿到的可能不及普通白領。從業經驗豐富的、名氣比較大的,以及各咨詢中心的“頭牌”咨詢師一般能拿到6000元到1.5萬元左右。有些“天價”咨詢師需要推廣個人品牌,實際收入也就相當于企業的中層經理水平,沒準會是年薪10萬元。還有的咨詢師經常開為期數天的心理學課程,每個學生收好幾千元,收入也很豐厚。

 

       另一類心理咨詢師開展適應性和發展性咨詢,譬如職業生涯、兒童教育的指導等,月薪從三四千元到兩萬元都有。

 

       很多人進入心理咨詢領域之前以為很賺錢,結果花掉幾十萬元參與各種課程培訓,最后不能收回投資。更有部分人是因為有心理問題而想成為心理咨詢師,他們當上心理咨詢師會“害人”嗎?陳文峰認為可能性不大,因為他們成長不充分,心理功能不穩定,很難忍受咨詢行業中的不確定性,一上崗就焦慮得堅持不下去,最后頂多在機構里打雜。

 

      具有使命感的心理咨詢師會不太看重經濟收入,希望減輕社會大眾的心理成本,在助人時實現自己的人生意義。例如,廣州有一位咨詢師原來是高級教師,月入上萬元,改行做心理咨詢師后收入大幅減少而且極不穩定,依然無怨無悔地從低做起。

 

       中美心理同行不可同日而語

 

       陳文峰稱,美國的心理咨詢師一般要讀到博士,再經過大量臨床訓練才可以從業。國內的咨詢師只要參加短期培訓,考取國家的職業資格證書,然后再自學成長、做學徒積累經驗。很多大學的心理學專業學生畢業后卻很少從事心理咨詢。

 

       陳文峰認為美國心理咨詢師收入下降與他們的國情有關上世紀七十年代適逢“嬰兒潮”成年,后來幾十年美國逐步進入老年社會。中青年人對心理治療比較有興趣,很愿意通過咨詢來解決自己的情感、婚姻、親子等問題;等到年紀大了,人格日趨成熟穩定,會減少對心理咨詢的需求,導致咨詢師收入下降。他最后說:“中國目前從事精神衛生工作的從業人員還非常缺乏,資源嚴重不足,社會仍需要大量心理咨詢師。”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